企业公告

耐磨板特价销售NM360 20*2000*80000 5500 NM400 20*2200*8000 6500 NM400 20*2200*10000 6500 更有大量的武钢耐磨板销售价格优惠欢迎来电:021-56692669 13917985004 彭玲 021-36070335 13701664517孙小晓

公司相册更多

企业名片

上海特舟实业有限公司
行业:钢铁
电话:021-56692669
021-36070335

传真:021-56692669

发布博文韩国特价酒店


36岁掘金女与84岁老鳏夫的荒诞爱情半个世纪的乌克兰破碎史


更新时间:2022-08-03  浏览次数:

  母亲去世两年,父亲爱上了一位乌克兰金发女郎。他时年八十四岁,而她三十六岁。

  老年人谈恋爱就像野火燎原,所到之处鸡飞狗跳。一幕幕人间悲喜剧中,两个家庭经历了破碎和重组,更牵扯出欧洲半世纪的黑暗历史。

  《乌克兰拖拉机简史》,畅销32国的黑色幽默杰作,力压风头正劲的丹·布朗的《达芬奇的密码》和《天使与恶魔》,成为2006年的图书销售冠军。

  此后,更是凭着文学魅力和出色的小说风格入围多个文学奖项,包括布克奖和女性小说奖。

  瓦伦蒂娜是典型的乌克兰女人,三十来岁,拥有傲人身材的金发美女。故事发生在本世纪初,瓦伦蒂娜只能亲自来英国碰碰运气。

  尼古拉,一个退休的工程师,也是瓦伦蒂娜的老乡,二战后移民英国,两年前刚刚丧偶,社会地位和经济条件都还尚可。

  “我必须帮助她。”84岁的尼古拉对女儿娜杰日达说,“像瓦伦蒂娜这样的可人儿,你怎么忍心让她留在乌克兰受罪呢?没有面包,没有厕纸,没有糖,没有下水道,没有正直的公众生活,偶尔才会有电。”

  “没有配得上她的,她受过高等教育。我已经探出了她关于尼采和叔本华的观点,她也欣赏结构主义艺术,厌恶新古典主义。她的丈夫是乌克兰顶级学者,理工学院院长。”

  “我每天都能在报纸上看到这类人——移民、寻求政治避难者、经济移民。随你叫他们什么。他们就是一群寄生虫,梦想着不劳而获。爸爸那点可怜的家当很快就会被挥霍一空,然后她就把爸爸一脚踢开,再找个年轻力壮的男人,甚至走向犯罪。我们无论如何都得把她赶回乌克兰去。”

 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。薇拉平复了一下情绪,说道:“好吧,没关系,结了婚也可以再离。我去联系我的离婚律师,看看有什么办法。你去移民局告发这个婊子。”

  这是新家庭第一次聚会,由瓦伦蒂娜邀请。她看上去正努力适应主妇的角色,尽管牛排太硬,地板有污点,刷碗时也略显草率。

  “在乌克兰历史上,拖拉机扮演着一种矛盾的角色。乌克兰过去是个农业国家,对这样一个国家来说,为了充分发挥其农业潜能,机械装置绝对是至关重要的。

  1917年十月革命后,随着城市无产者的增加,俄国开始变为工业国。这些无产者是从农村招募来的农民。但假如农民得离开乡村,又有谁来种田供养城市人口呢?斯大林对这一两难困境的回答是,农村也必须城市化。

  于是所有土地都被集体化,成为大农庄,取代农民的小农场,按照工厂模式运作。这被称为集体农庄。

  乌克兰集体农庄的运作最为苛严。过去农民耕地用的是马或牛,集体农庄用的则是铁马,这是当时人们对第一辆拖拉机的称呼。”

  这时候瓦伦蒂娜突然想起有个重要电话没有回,起身离开了。她似乎对刚刚逃离的国家一点兴趣也没有。

  “拖拉机的到来还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,因为它善于耕种大块的土地,从而使集体农庄成为可能。

  这就预示着那些拥有自己土地的农民——也就是富农阶级——的全线终结,他们被斯大林视为革命的敌人。

  然而,集体农庄却没那么有效率,这主要是因为农民的抵制,他们要么拒绝加入集体农庄,要么暗地里继续耕种自己的土地。斯大林的报复冷酷无情。饥饿就是他使用的工具。

  1932年,乌克兰的全部收成被掠夺一空,全部运往莫斯科和列宁格勒,供应工厂里的无产阶级——否则革命如何继续进行?

  产自乌克兰的黄油和大米在巴黎和柏林市场上出售,西方人对苏维埃产生的奇迹啧啧称奇,但乌克兰的农民却在忍饥挨饿。”

  曾经在家里满满的食物储备中,娜杰日达见过大饥荒淡淡的影子。可现在连这点残影都已不见。

  她是出生在英国的战后一代,所有暴行,斯大林的也好,希特勒的也罢,都只印在历史课本里。和平宝宝不喜欢这些乌克兰民族主义的七七八八。

  娜杰日达悄悄来到楼上,瓦伦蒂娜在隔壁用乌克兰语打电话,语调温柔起伏。娜杰日达对这母语感到一阵舒服。也许爸爸娶一个瓦伦蒂娜也未尝不可,念念不忘的乌克兰终于来到他身边。

  对普通夫妻来说,婚姻牵扯到太多太多,以至于不得不作为生活之锚,不可轻易动弹。可对老尼古拉来说,事情要简单得多,他的婚姻只关乎金钱。

  但是尼古拉没钱。瓦伦蒂娜的欲望逐渐升级,烤箱、吸尘器、学费、名牌车,她甚至买了辆二手的劳斯莱斯,这显然是尼古拉承担不起的。

  尼古拉开始频繁地向两个女儿借钱,应付瓦伦蒂娜的一个个要求。他甚至想要变卖房产。

  他和瓦伦蒂娜结婚后,瓦伦蒂娜的态度是越来越粗暴,动不动就发脾气,甚至发展到虐待的地步。

  她声称不想看到这个“老不死的”,她把尼古拉锁在房间里,不给吃饭,不给上厕所。而且瓦伦蒂娜经常彻夜不归,或者大摇大摆地坐在别的男人的车里。

  鉴于瓦伦蒂娜的虐待史,法官强制瓦伦蒂娜搬出了尼古拉家。鸡飞狗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,可随之到来的冷清和孤独,也一样很可怕。

  老尼古拉说:“那时候你姐姐刚出生,他们居然派我到喀山去建什么拖拉机厂。我不想去,你知道的,我怎么放心把三个女人留在家里呢。所以政审的时候,我随口编了个在外国的亲戚。当时喀山属于战略后方,只有政治可靠的人才能去。他们觉得我不可靠,就把我留下了。”

  他接着说:“倒是你姐姐,那个薇拉,从小就不停惹麻烦,差点把我们都害死。她没给你讲过香烟的事吗?你应该问问她香烟的事!”

  虽然尼古拉编造的大舅子害惨了妻子一家,但是妻子原谅了他,也许不得不原谅,因为二战接踵而来。

  德军势如破竹的攻陷了整个乌克兰,他们被送到后方,位于斯图加特的坦克装配厂。毕竟坦克只是加了炮的拖拉机而已。

  在那里薇拉偷了看守的香烟,因为所有孩子都必须向几个大孩子进贡香烟,否则就会挨打。

  后来,薇拉和父母被发配到货真价实的集中营,受益于二战后期德国低下的行政效率,他们幸免于难。

  娜杰日达看着父亲,突然意识到他已经活了将近一个世纪。他走过多少路,经过多少事,才从乌克兰来到了现在的卧室。

  也许晚年的这段艳情,其实源自她不知道的某个悲欢离愁。或者更早,源自家族的某段酸甜苦辣。

  门外站着一个身穿棕色西装的男人,50岁上下,此人正是瓦伦蒂娜在乌克兰的前夫,拖油瓶斯坦尼斯拉夫的生父。

  踌躇间只听老尼古拉用乌克兰语说道:“瓦洛佳·西蒙诺维奇·杜波夫,尊敬的德诺比理工学院院长!著名的乌克兰顶级学者!大驾光临,蓬荜生辉。”

  前夫回答道:“尼古拉·阿列克谢耶维奇·马耶夫斯基!大名鼎鼎的一流工程师!我很荣幸读了你寄给我的有关拖拉机历史的大作。”

  他们两个,现任丈夫和曾任丈夫,候任前夫和现任前夫,居然已经是老朋友了。他们相互通信,交流工程学和瓦伦蒂娜。

  杜波夫准备了精心而大胆的表白,准备发动情感攻势,再次赢下瓦伦蒂娜的芳心。所有人都期待着庭审那天快点到来。

  两姐妹坐在法庭里,等待法官。瓦伦蒂娜和她的律师一直没有出现。直到法官宣告开庭,请来的乌克兰语翻译尴尬地独自坐在被告席。法庭一阵交头接耳,怎么回事?

  众人哗然,法官不得不再三敲锤。旁听席上,杜波夫抱着头一副痛苦的样子,与之形成鲜明对比,尼古拉傲然挺立,抑制不住地傻笑。

  薇拉知道,这一定是瓦伦蒂娜的阴谋,以为怀了孩子法官会不准离婚。薇拉站起来大喊:“不可能!我爸爸都84岁了,那肯定是通奸的结果!”

  “有不同意见,跟那个律师。关于钱。妈妈说那不够。她说他不是个非常聪明的律师。她说我必须来找你,多要些钱。为了养活我和她未来的孩子。我们还没有住的地方,我们需要回家。”

  斯坦尼斯拉夫尖叫着扑向他的怀抱。现场一片大乱,法官又敲了半天锤子。接下来,法官按照流程进行了缺席审判,最后进行宣判。他们对法官说的话,一个字都听不懂。

  “他未做判决,因为没人提出来。通常而言,离婚的同时会签署有关经济方面的协议,但既然她没有出庭,也就没谁为她争取。”

  “一次很好的尝试,有利于博得法官的同情心,但不符合法定程序。孩子不是律师,没有代理权,不管说了什么都等于没说。”

  “这个……我只是听说,瓦伦蒂娜把他炒了鱿鱼。我们律师圈其实很小,大家都互相认识,最近圈里盛传有个贪得无厌的女客户非要丈夫的全部房产,不同意任何和解协议……”

  杜波夫没有追究婴儿是谁的。他们开着尼古拉买的车,从北海之滨,横穿整个欧洲,回到大陆腹地的乌克兰。

上海特舟实业有限公司  电话:021-56692669  13917985004  021-36070335  13701664517   传真:021-56692669  访问数:427538次
友情链接: 特钢报价网    公司库存网
Power by DedeCms